來源:映象網-東方今報

  原標題:《一次寒流凍壞3330塊水錶 鄭州老城區供水設施多在室外,需做好保暖防護》

  1月6日至10日,一股數十年未見的寒流襲擊中原大地,零下11℃的低温,給鄭州市的供水設施帶來嚴峻考驗:水錶凍裂、水管凍實、家中停水、出現漏水……從7日開始大規模應急處理到11日基本完畢,共更換凍爛水錶3330塊,解決上凍無水1046件。事後我們不禁要問:供水設施被“凍傷”的事故,能否避免?又將如何避免?從本次水錶水管凍傷事故中,又能得到什麼啓示?

  □東方今報·猛獁新聞首席記者 梁新慧/文 袁曉強/圖

  [現場]

  拆卸、安裝、拍照、排查,這是搶修人員的標準流程

  1月11日上午8點,劉軍傑和其他兩名搶修隊員準時來到鄭州自來水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營業處金水維修班,他們打開黃色搶修車輛的後備廂,將一箱箱水錶、水管、三通以及保温材料裝上車。然後立即出發,奔赴南陽路169號金橋美麗苑小區。

  在小區一棟樓外,劉軍傑打開牆體上的立式表箱,表箱底部積滿了水,其中一户水錶已經凍裂。劉軍傑拿出扳手等工具,拆了舊錶,裝了新表。

  值得注意的是,在拆除舊錶之前、更換新表之後,他會拿出《鄭州供水水錶更換確認單》,分別同舊錶、新表“合影”。

  舊錶拆掉之後,記者發現,水錶錶盤上的玻璃,由於內部的自來水上凍膨脹,導致玻璃膨脹受損,造成內部計量設施損壞。

  “砰砰砰……”伴隨着錘子的擊打,劉軍傑將錶盤上的玻璃砸碎,查看錶盤上的用水數據。

  “工作人員每三個月抄一次表,計算這個用水週期內的水費。如今,水錶被凍裂,我們更換了新水錶,讀數是零,因此,必須記錄此前的用水量,這樣便於後期準確收繳水費。”劉軍傑説,這是他們更換上凍供水設施的標準流程。

  更換水錶後,劉軍傑和同事再次對該小區的供水設施進行排查,主要查看是否存在未被發現的受損設施。“1月6日至9日,温度非常低,最冷時達到零下11℃,10日之後氣温逐漸回升,冰凍融化之後,漏水的現象又多了起來。”

  其實,1月8日,劉軍傑和同事已經來過該小區處理冰凍事故,更換了40多塊水錶。

  [數字]

  5天時間,接到市民來電提供的上凍信息4598條

  1月6日,鄭州開始大幅降温,零下11℃的低温,20多年未見,鄭州供水將其稱為“霸王級”寒流。

  6日降温後,7日凌晨4點左右,鄭州供水熱線持續接到水管上凍的來電。上午8點半,鄭州供水正式啓動應急預案,14個熱線座席全部上崗,24小時不間斷接聽。即便如此,仍有不少市民向記者反映,供水熱線很難打通。

  “我撥打多次,每次打進去之後,語音都會提示,我的前邊還有一二十個人在排隊。而家裏供水設施上凍出現斷水,非常着急。”家住嵩山南路省電力公司4號家屬院的邵先生説。

  事實上,此次極寒天氣,的確讓鄭州供水熱線變成了“熱”線。僅1月7日至11日5天時間,就接到市民來電提供的上凍信息4598條。

  “基本上就沒有閒下來的時候,掛斷一個接聽一個,非常忙,所有來電,反映的基本上都是供水設施被凍的問題。”鄭州自來水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客服部有關負責人説。

  [意外]

  接到一個工單趕赴小區搶修,往往增加數十倍工作量

  劉軍傑所在的金水維修班,共有四個車組,一個車組平均三人至四人。每天一大早,四個車組領足搶修材料出發,一干就是一天。

  “在我們金水維修班,僅9日下午5點到10日上午8點,就接到了157個工單。”鄭州自來水投資控股有限公司金水營業所所長助理、維修班班長張威感慨,這157個工單,可不是幹157單就完了,往往是到了現場,發現一個地方就有十多起“傷凍”事故。

  “像政四街14號院,我們接到一個搶修工單,水錶爛了。趕赴現場一看,凍爛的水錶達13只。8日那天,我們接到金橋美麗苑小區一個搶修工單,結果到了現場更換了40多塊水錶。富邦名邸小區,有兩個工單,結果換了15塊水錶。而在文化路82號院,我們接到十幾個工單,到現場換了55塊水錶,工作量往往增加數倍。”張威證實,搶修隊員每到一個小區,除了換表,還要進行普查,凡是有毛病的,都進行更換。

  而放眼整個鄭州供水,從1月7日至11日,短短5天時間,五個維修班的17個車組,共更換水錶、水管4598件。其中,7日1598件,8日1202件,9日945件,10日653件,11日200件。

  “高峯時段,集中在7日至9日三天,在此期間,供水熱線、營業處等相關部門均開啓了全員加班模式,全員在崗應對寒潮。10日温度緩慢回升之後,工單少了,熱線電話也不再熱了。”鄭州自來水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説,這次寒流給鄭州供水帶來了考驗,但好在提前着手,應對及時,沒有給市民生產生活造成較大影響。

  [現象]

  凍壞的供水設施集中在老城區,東區、北區很少

  “此次被凍壞、凍傷的水管、水錶,基本上集中在老城區,東區、北區的很少。”張威解釋,之所以集中在老城區,主要是一些老舊小區,供水設施很多分佈在室外,即便有的在樓梯間,但樓道窗户上沒有玻璃,或者玻璃破碎,到處透風。處在無遮擋又位於風口位置的水錶水管,受害尤其嚴重。

  像上凍集中的西站東街8號院和國棉三廠家屬院53號樓,這兩處均為老舊居民區,因樓道窗户密封措施不到位或表後管道裸露,造成水錶凍裂和表後水管上凍。

  考慮到用户打不進熱線或未能及時發現水錶凍壞,維修人員在更換水錶時還進行了現場排查,對已凍壞未報修的水錶也進行了更換,並加裝防凍材料。

  “只要是我們的註冊水錶,我們都提前做了防護,每到冬季都會進行查漏補缺,做一些保温措施。但尷尬的是,不少地方的保温措施被破壞。”該公司營業處有關負責人説,例如包裹水管的保温棉,就被個別不規矩的人偷走,挪作他用。另外,還有不少水錶箱,被打開後沒有及時關閉,造成隱患。

  [疑問]

  極寒天氣讓供水設施上凍,這種現象能不能規避?

  一次極寒天氣,造成這麼多水錶、水管上凍,那麼,有沒有規避這種情況的方法呢?

  “鄭州零下11℃,就出現了供水設施凍壞、凍裂的情況,東三省零下二三十攝氏度,他們的供水設施不凍嗎?”這是一位讀者給記者的留言。

  據瞭解,我國一年四季各地温差不同,供水設施的施工標準,也由於城市所處地理位置的不同而存在差異。像南方城市,供水設施基本上都在室外,主要是南方氣温高,極少出現冰凍災害天氣。

  此次鄭州遭遇持續低温天氣的同時,上海的供水設施也遇到了鄭州的情況。由於水錶、水管上凍嚴重,上海城區的多個地方,被迫推出了限時供水措施。

  鄭州的供水設施埋深較淺,而東北地區則埋得很深,且地下的水管儘可能靠近供熱管道。這也是東北極寒卻不會發生大面積冰凍災害的原因。

  要做好供水設施的防凍工作,除了供水企業堅持做好防凍工作外,還需要廣大用户大力配合,尤其是針對無人管理的老舊小區,政府有關部門亦要加強管理,對破損窗户進行遮擋,避免冷風直接衝擊表箱及管道,對風口、空曠地帶的供水設施以及表井過淺部位,要重點進行保暖防護。